2005/10/01

想望

6:30,她坐在二樓窗邊,望著廣場,如同以往。
他也是一樣的,坐在廣場的平台上,望向她。

她的眼神似乎從來沒有望向他。
不,應該說,她只專注在樓下來往去返的人群,而沒有特別注意到靜靜坐在平台上的他,
就像看著廣大無涯的星空,她只驚嘆著壯麗而光彩星雲之美,
而沒注意到一顆暗淡卻守護著她的恆星。

他在入學後沒多久就注意到她。
來到台大,他有著無窮盡的夢想,而每天的6:30,就是他在小福前想夢的時刻。
小福是台大人共同的休息站,是補充大家能量和希望的地方。
而前面的廣場,是提供給大家製造歡樂的場所。
他就在這裡吃著飯,想著未來,想著自己的夢想,也在這裡看見了她。

從二樓開始開放起,她似乎就一直在那裡,在固定的時間、固定的位置。
為什麼被她吸引?他也說不上來,那是一種心靈的衝激,一種無可言喻的感覺。
「或許我是個膚淺的人吧!連話都沒說過呢!」
他苦笑著,但他也知道,這種感覺不是單靠外貌可帶來的,
而是一種對能和自己契合的人的預感。
一種就算錯了也能在回憶中留下永恆無可抹滅的微笑的感覺。

他有時會上去,遠遠的看著她。
而她似乎一直沒有發現,只靜靜的吃著東西、看著書,
偶爾往下一望,像找尋著什麼東西,她在找什麼呢?他想。
有一次他甚至點了一份套餐,大膽的坐到她的隔壁桌。
但,什麼都沒有變化,對她來說,他只是一個過客吧!但他不希望只是這樣…

他寫了一封信,每天在她還沒到之前,將信輕輕貼在她的位置的桌面底下。
一旦她離開,他就去檢查信的去向。「讓緣份決定吧!」他想。
但,每天晚上,他總是得再把信輕輕撕下。
一天一天的過去了,他每天都寫一封新的信,也每天撕掉一封。
他認為遲早有一天會有變化,是的…

「為什麼還要回想這麼多呢?」
他驚覺,時間到了。要準備去搭回台南的火車了。
「最後一次來了…」他望向她,那個一直沒變,依然是看著窗外的她。
但他已沒有機會再坐在這裡了。
那封信就放著吧!已經沒有必要再撕下它,就讓那封信永遠在那裡等著,
等著無緣認識而徒成回憶的她的取下吧。
背上背包,他向四周望了望,
「希望…把我未能達成的希望留下,給下一個佇留在小福想夢的人去實現!」

他留下這樣的願望,離開了。

真的是無緣嗎?
他一直沒有發現,自己固定坐著的平台下黏的那封信,
那封署名「在窗台尋著你的人」的信…

小福能帶給人的,是希望的種子。而把握住希望,只有我們才能做到。

----
嘖,好爛的結尾,雖然爛的不只是結尾
不過,說起來,這就是一種天真吧?
也許,我們都需要這種天真的信心來面對未來。

1 則留言:

  1. 過程的美麗永無落暮
    不也留下無限的空間
    永恆的幸福~~

    回覆刪除